奇門先天要論卷五 기문선천요론권오

작성일
2014-06-21 18:31
조회
1417
奇門先天要論卷五                   臥雲主人立夏三元

天輔 武曲 天蓬 右弼 天柱 祿存

文曲 貪狼 破軍

看得本節卦氣,行於巽之初六九二,以辛納甲。蓋辛者,合丙也。巽有臨官之丙上,應君火司氣之末運,故于此而立夏。天地之氣,行於震之九四,用庚午納甲運,若卦氣則震巽,而納甲皆庚辛,正以見穀草之秉令于金者,至此得育,是以蘊精,將啟小滿之告成。至於巳宮屬水,因丙辛之化氣金生在巳,乙庚之合神。本局分得四一七宮,統醜巳酉之運,攝巽癸庚之氣。

鬥符分得天輔、天蓬、天柱三星君,斡旋逆以求木之胎于金,順以發火之旺於木。蓋初候螻蟈鳴者,以巽之初陰應震之四陽。故二候蚯蚓出者,以巽之二陽升于初陽陰之上,震以九四應之,故晚險而出也。三候王瓜生者,得震納甲之土,會君火之氣,逆金水之機,故得候而生也。

小滿三元

天禽 廉貞 天芮 左輔 天任 巨門

巨門 左輔

看得本節卦氣,行於巽之九三六四,以辛未辛酉納甲。而地天之氣,行於震之六五,以庚申納甲,皆木上之六爻。初值少陽相火之令,乃五行雜處之宮,而六陽之用於此滿,而谷種於秋者,結實於斯,得氣于厥陰者則死委于少陽乃萬物告成之小局故命名小滿者起元於五二八者,以其小成之利而上應於。

鬥符分得天禽、天芮、天任三星君,分醜未之土,契坤艮之質,體艮生坤成之大義。故菜之秀、鹿之死、麥之實,自當應候時而照三元之奇儀,則無惑乎物之不齊矣。

芒種三元

天心 文曲 天沖 破軍 天英 貪狼

武曲 祿存 右弼

看得本節卦氣,行之巽之九五上九,以辛巳辛卯納甲。而天地之氣,行於震之上六,以庚戌納甲,則陽氣發甲之機於此將盡,而少陽相火之令以得其二。發陽消陰萌之候,成穀草之得實于陰者,則當乘氣而布其種。故芒種之說,於此而著。其螳者,陰蟲也,原育于秋仲,則生於仲夏,故應于初明之金符。而生鵙者,陰鳥也,得而候之木符。而鳴反舌者,得坎之陽鳥也。因三候之火符而水腹結胎氣則無聲矣,是以三元六三九上叨。

鬥符分得天心、天沖、天英三星君,主候若三元某奇儀則三征有先後之象,參差究竟,統本元茂五行之支運,攝辛丙之斡旋。蓋以冬至小寒系寒水司天,乃天心星之氣運。春分清明穀雨立夏,君火司天。小滿芒種相火司天,乃天英之氣運。故此節氣之用六三九者,實以續補前節水木火之氣運,以週六陽之用,且陽始於一而終於九,故起冬至而終芒種。正以離火陰胎,原生於坎水之旺氣,而坎水陽胎原終於離火之旺氣,足見水火者,天地陰陽之樞也,不旺不可以寄胎。一九者,造化進退之數也。不修不可以換氣,故芒種者,陽九之數至此而終;夏至者,陰九之數自此而生。始醜陽起主順,起於坎而終於離者,蓋天一生水之義,一者陽數也,為萬物之體;陰氣主逆,起於離而終於坎者,蓋地二生火之情,二者陰數也,為萬物之用。一二既濟,五行乃基,獨芒種之分氣於六三九者,實以外應子火局而修基其陽基。故獨此節之中,有節符之先後。而先哲諄諄于此蓍龜者,蓋陽以之不可倫于陰,陽之不可溷于陽,以示氣無偏而運難統移,必於此節較閏者,豈有說以處處。

夏至三元

天英 貪狼 天沖 破軍 天心 文曲

右弼 祿存 武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少陽相火之三氣司天,為長氣之中。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初九,以己卯納甲。蓋己者,陽土也,自先天己配於離而乙木長生於午,皆以陰者義。況月令以姤卦用事,則一陰始生,則前後之複臨大夬大壯純乾六陽之月卦已終,艮坎震巽之四陽令已盡。故,夏者陰令於此始生,是以鹿本陽獸,得陰之初候而解;蜩本陰蟲,而得陰之二候而鳴;半夏陰水,得陰之三候而生氣。本元統五午寅戌之火運,隸丁甲幹之乾,故前節終於九者,蓋以蓄誄之機而開相火之令,且著炎熱之威以結陰生之氣,故某甲己符頭上統。

鬥符分得天年英、天沖、天心三星君,上持造化,上中下奇儀此三候之征,又或不孚者矣。其間有不限於孤虛之義者,所當詳於得氣之先後也。

小暑三元

天任 巨門 天芮 左輔 天禽 廉貞

左輔 巨門

看得本節卦氣,系相火終氣司天,乃長炁之末。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六二,納甲己醜,遙應於驚蟄坎之上六,納甲戊子,均為霹靂之火。然前節陽氣也,故雷有震驚之義;而本節陰氣也,故發霹靂之聲九天者,所以燮理陰陽之道,則庶無蕩陷陰陽之患。正氣得二陰之卦,而月令以遁用事,誠哉陽外而縮,陰內而伸,陽上而退,陰下而進,乃陰漸觸之陽際,而陽剛虛浮為陰所激,故其蒸孚之氣,有燥熱薰煩之情,是以命名小暑。然暑者,著也,陽氣薄襲而著於兩間,蓋陰之萌動尚潛而淺,陽之德化雖燥猶仁,故小暑之說,則核其義象之大勢而言之。究本元起於八者,蓋體陰逆之義,而續夏至九,且三候皆土符,正將以育陰之濕土故耳。是以初候溫風至,蓋以星。

鬥符分得天任、天芮、天禽三星君。星符居坎,統轄上門而風氣尚溥,其薰蒸之化,則三候蟀居壁者,星符居坤,分隸死門,而蟀感時動歸穴之情。三候鷹始擊者,蓋星符居中背上用死,而鷹鳥振翔,振八荒之志,上中下奇儀於某甲者。

大暑三元

天柱 祿存 天蓬 右弼 天輔 武曲

破軍 貪狼 文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太陰濕土司天,為化氣之初。而天地之氣,行於九三之離卦,火之體于此已修,而陰氣之運于此已成,伏陰與陽剛相而成其焰烈之征,則大暑之義於此而著,是以上屬於。

鬥符分得天柱、天蓬、天輔三星君,分理三候。上元始于金驚,故革必腐,乘以化氣為螢,得金精之氣,故明如星之無焰,而光陰火之征耳;中元始於坎體,乘乎未建因化氣之初,故上得化而潤暑逼水而溽;下元始于巽杜,蓋以二陽居上一陰居下,為龍雨之象,蓋以乘氣之三陽而因乎化氣,則萬物咸需于時雨之化,故大雨時行至。三候兼酉醜巳之金運,攝庚癸巽之斡旋,蓋於此已釀秋金之胚胎,故秋分之同此局者,皆先天後天體用之一間耳。然三元之孤某,奇儀三候之征,此權也。

立秋三元

天芮 左輔 天禽 廉貞 天任 巨門

巨門 左輔

看得本節卦氣,起於坤之初六六二,以乙未乙巳納甲。先天遁五二之數,後天遁金火之氣。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九四,以乙酉納甲。查得立春以戊申納甲,均分大馹土。然一則立春,一則立秋,其義何也?蓋立春立戊申陽土,因坎之水氣寄生坤,病於艮,故申為大馬,則有馹土已以應之。然立春生機以生門主之,故起八而順進於二者,雖為著其死機,亦以示生之而必歸於死;立秋死機也,以死門主事,故起於二而逆退於八者,雖為著其死機,亦示死之必繼於生。然而氣皆用土符者,正以發艮坤之大義,別生死之關鍵,彰順逆之玄工耳。而況乎月令以否主卦,則純陽之氣。然下以成其勢,不得不立,故于此而立秋。且敬天尊陽者,於此又有愀然之意焉。故初候之涼風,蓋以坤納而感于太陰,其風也涼;二候白露霜降者,蓋以溫土之氣,上蒸於離氣九四之陽,故以氣化而成露,因感於坤胚初六之納氣金,故降也白;三候寒蟬鳴者,正以陰氣初陰於濕土,而寒蟬乃濕土陰化之物,故得陰化之氣而鳴蟬叨。

鬥符分得天芮、天禽、天任三星君,主持氣運,而週三候。實將以濕土之氣,遍運於九宮也。

處暑三元

天蓬 右弼 天輔 武曲 天柱 祿存

貪狼 文曲 破軍

看得本節卦氣,起於坤之六三六四。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六五,系濕土三氣司天,為化氣之中,則赤帝之權於此將替,且坤之陰氣已彌三四,而離之三四火已進五爻,則天地之暑氣於此將蒞,故名處暑。蓋以天地舒生長化之氣,曆至於此,當萬物告成之際,而非複前節暑發之時,於此著溽暑之機,正以啟將來起發之意,故啟元于金酉巳醜之金局,統癸亥庚之斡旋,而義德之流行,自應于時,則祭鳥者,義也。肅者,否也。未登者,化也。是以乘令。

鬥符分得天蓬、天輔、天柱三星君,正以見物之其質于水木者,而終成于金也。然三候之奇儀,時物可之變可伸明矣。

白露三元

天英 貪狼 天沖 破軍 天心 文曲

右弼 祿存 武曲

看得本節卦氣,系濕土之終氣司天,為化氣之末。而天地之氣,行於離之上九,分得土之六二上六,則離卦之氣於此終,二坤陰氣于此修。氣運行於庚月,卦值乎觀,濕土之氣上凝而成露,因感于金庚,故稱白露。白露者,金英也,故溥博於秋。至於鴻雁得金庚之質,故玄鳥來,乃乙木之鳥,逢庚化而思歸。秋令主義,群鳥養羞而不合,然分元九三六,上同於夏至之九三六者,蓋以離卦起於夏至而終於白露,則夏至之九三六者,乃帝旺之大局也;白露之九三六者,乃死廢之大局也。惟火死而金始得旺上統。

鬥符分得天英、天沖、天心三星君,主持氣運,分局庚午戌修氣丙庚艮辛,均以著火之盛衰而示濕土之所由。造物候之由分也,三元應候自有遲早之別也。

秋分三元

天柱 祿存 天蓬 右弼 天輔 武曲

破軍 貪狼 文曲

看得本節卦氣,陰陽燥金司天,為收藏之初。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初九,太陰之氣至此而終,陽明之氣於此而始,造化之陰明二六之別。其陽中之陰六氣於離生之,於坤結之;而陰中之陰六氣,於兌發之,于乾成之。故秋分之義於此而著。蓋前此之六陰,乃陰雜於火土之間,所以育收氣之化;而後此之六陰,乃陰行于金水之令,所以成收氣之功。兼以斗柄西橫在其左魁右魒,生死之門,各別開合之機。已機凡木旺而金胎,故雷震于春分之際令,金旺而木胎則收聲於本氣之初。將已固胎氣也,惟其在胎而無聲耳!蟄蟲感于兌丁之氣睽隔之機,故懷戶而納金。凡水敗於酉,故於此而涸。然本氣分局上同大暑者,蓋大暑乃冠帶之金,養氣於濕土;而秋分則帝旺之金,著令於陰陽,均巳酉醜巳,統運庚癸巽攝氣,而體用之功化,亦自不同上統。

鬥符分得天柱、天蓬、天輔三星君,遞至主三候,取旺金生相水,相水生胎木。雖金君至旺之秋,而木已成遞生之氣,足見造化之理原不因勝氣而絕物也。三元奇儀,燥金之初氣不能周匝於九宮,九宮之克位,或有門符之罕應者,若必拘物以求候也。

寒露三元

天心 文曲 天英 貪狼 天沖 破軍

武曲 右弼 祿存

看得本節卦氣,陽明燥金司天,值收氣之始,主令子辛分卦於剛。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九二,蓋兌者澤也。氣行而成露,因感于純陽,故名曰寒露。分元於六九三,統戌午寅之運,攝辛艮丙之權。正火統於戌,而本節之氣分符火元盛,蓋以周庫之收氣而敦厚其化元也,是以上統。

鬥符分得天心、天英、天沖三星君,斡旋物候。又有以由基傳生之義,以見五行生生不息之機。至於賓鴻為義鳥,寒露而排人;黃雀為丁禽,革兌為羽化;菊金本金質,戌建而黃。然三候以燥金收氣之運,或有不洽於九宮;而符使克應之征,或有不應於先後者矣。然本局之節,進同于立冬局,雖同而義各別,此乃戌午寅火之局、亥未卯之木局也。

霜降三元

天禽 廉貞 天任 巨門 天芮 左輔

左輔 巨門

看得本節卦氣,陽明燥金司天,值收氣之中。而天地之氣,行於兌之六三,則兌金之體于此已修,而肅殺之氣於此已行。凡燥金之氣,陰結成霜。霜者,爽也,萬籟於此有爽然惆悵之義,皆由陰氣上蒸而陽不能化,故凝其嚴肅之質而霜降矣。然上局符正以魁罡伏於本位,而上旺用事於秋深上統。

鬥符分得天禽、天任、天芮三星君,攝理三候。豺報本而祭獸,蓋為金義之征;草木黃而葉落,蓋為陰金義之征、陰剝之義;蟄蟲俯而鹹服,蓋避肅霜之嚴然。三候奇儀既有虛實之殊,而氣候不無滲漏之局,而本局土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