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命指迷賦] 삼명지미부 宋.珞祿子(낙록자)

작성일
2014-06-02 15:18
조회
1232

三命指迷賦     宋.珞祿子


一氣肇判兮,兩儀定位。


五行周流兮,萬物從類。


其麗乎天也,為星為辰。


其為乎人也,五常五事;


在物之靈,惟人以貴。


粵自支干,論其貴賤。


以逆氣定其否泰,盛則復衰。


窮則更生,有純有雜,有濁有清。


相養所以相助,相擊所以相成。


得者君臣之義,以克而推夫婦。


和者剛柔相濟,以類而求兄弟。


二陰和柔,兩陽爭競;


太過者暴,不及者徐。


莫若壽而長生,莫若夭而喪命。


不刑不起,不沖不發。


以沖則動,以破而賤。


合則少兮,受寡助之力;


鬼則多兮,招毀謗之端。


粵自三元主本,五行是先。


天地合兮,分貴賤;


兄弟和兮,類金鞍。


祿生旺兮,則分節鉞;


馬交馳兮,掌握兵權。


滿堂金玉,定見財官之庫;


盈門冠蓋,須知官貴之餘。


學堂多合兮,登上甲之弟;


貴科有助兮,為館閤之儒。


疊鳳池,則佩三公之印;


官印全,則使者之車。


金殺夾貴兮,有兵有權;


旺祿得地兮,為富為壽。


得印媛者,可論為官;


多破官者,宜求避位。


三奇遇貴,而推順逆之祥;


天乙最吉,而分兮旦夜之主。


攀鞍主積財巨萬,偏官必出於雜流。


夾祿夾馬,重職高官;


拱庫拱印,必富必貴。


財居八敗,則官爵歇減;


運入陽刃,則財物耗散。


禍敗發於元亡,妨害生於孤寡。


孰謂大車屈路,莫入溝壑之深。


芳草連天,不居狼藉之地。


既愛克害之餘,又忌刑破之厄。


伏喪榮慶,因運遇於孤宮;


拜命號啕,蓋生逢於鬼馬。


劫煞兼凶兮,成寇盜徒死之流;


空亡無氣兮,聚僧尼吏曹之舍。


觀旁合之遠近,究祿馬之向背。


奇食沖破兮,虛則無財;


祿馬同位兮,官祟顯位。


權柄重兮,驛馬之交合;


考服多兮,白衣之有氣。


支干掩擊,敗於天元之方;


神煞合并,發於空亡之地。


凶衰者招禍殃,吉旺者招喜慶。


吉凶相半,進退流滯;


力微則徐行,氣盛則旋蹶。


別生衰於三主,定根本於四柱。


短夭者命 克刑,遐齡者身居庫墓。


宅舍莫居衰敗之方,田園要臨吉祥之地;


奇暗合之吉神,喜生成之旺相。


承旺相則貴中有貴,歷空虛則遇如不遇。


復推陰錯陽差,天羅地網,天沖地擊,伏吟反吟。


又取於支干喜厄,必辨其神將扶持。


六害四煞之中,五鬼三刑之上。


陰刃為妨夫之煞,陽刃為兵傷之神。


交六虛為敗絕之方,入空亡為困鈍之地。


天祿刑破,定分厄兆;


太歲沖壓,所為不成。


逢真官者,則遷位台省;


重天乙者,則置身廟堂。


劫主凶暴,元主敗亡;


多動搖者,臨二八之門;


多哭泣者,臨喪吊之歲。


財在長生,自營卓立;


印臨天乙,累世邑封。


乙干土多兮,死於正祿之地;


己人水盛兮,夭於建命之宮。


金主困於盛夏,丙祿絕於孟冬。


時傷日月,家財自破;


祿畏歲運,禍殃并至。


三刑全,則仆馬惊蹶;


七煞聚,則為官貶。


更怕逢納甲之災,干遇是臨頭之煞。


宅墓逢鬼兮,難免其禍;


絕處遇墓兮,上保扶持。


財命并死,遇冥司之限;


主本俱弱,為陰使之追。


沐浴衰微,親姻哭送;


骨肉顛倒,親戚分離。


五鬼多而 勢兮,麾旌前引。


三元衰而煞旺兮,喪車疾馳。


將喜不喜,而為迎運之休,


欲切末切,而有末交之福。


初臨沐浴,卻福慶崢嶸;


乍入長生,尚自心懮坎坷。


真所謂,丙丁有貴兮,遇酉亥以當榮。


戊己無財兮,歷已午而不遇。


武須持於金土,文欲兼於水火。


奇儀重犯,須防六甲之刑;


祿馬同鄉,更忌五行之破。


貴於引從兮,豈怕祿刑;


祿是庚辛兮,不愁金煞。


水火逢土以傷,木遇金而擊發。


與庫乃畏於刑沖,財印最嫌於衰絕。


以旺絕為生死之基,以刑合為愛恂憎之侯。


月凶衰兮早歲寒儒,胎貴旺兮生於世胄。


刑傷於胎則害母,鬼戰其息則異母。


更分四柱於支干,取驗一時之休咎。


男宮當煞,定招年夭之災。


妻位多凶,虛見鼓盆之嘆。


火人金盛須保鞠子,水命土繁定為孀婦。


食印長生,則值鸞鳳之儀;


祿馬互換,則喜芝蘭之秀。


詳其吉會,乃喜運并防災;


寡宿宜避,孤神可具。


從劫煞兮,思虎之寡;


守將星兮,權謀之深。


膽怯者,下有不順;


性凶者,干來上侵。


文章明敏兮,定須火盛;


威武剛烈兮,乃是金多。


木盛則仁,惻隱之心;


水多則聰,機巧之智。


蓋土之性最重為貴,或居三舍之方,或占一生之地。


既生則和,既克以制。


四煞乃凶暴之象,六沖為不定之勢。


噫!李廣不封,叔敖為相,皆天之命之有定,每人事之可測。


通變有神,執方為遇,略得古人之遺跡,約以今人賢而孰敢。


博乎管窺,庶几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