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六壬說約》(一)대육임설약 (1)

작성일
2014-06-24 20:54
조회
1506

《大六壬說約》(一)대육임설약 (1)


 

大六壬說約自序:

六壬數不知何人所作,世傳黃帝征蚩尤,九天元女下降,授以天書。其言怪誕不經,未足取信。嘗讀《後漢書•律曆志》,“大橈作甲子,隸首作數。”注雲:“大橈,黃帝之師,占鬥罡所建,探五行之精,作甲乙以名曰謂之幹;作子醜以名曰謂之支。干支相配,以成六旬。隸首,黃帝之臣,善算。”隸首起數,雖未明雲“六壬”,以干支之陰陽,五行錯綜,參互以占休咎,正與此符合。則六壬之始於大橈而成於隸首也明矣。其以六壬名,今無可考矣。意者,乾為天屬金,壬居乾屬水,壬得天之氣,即泄天之機,則壬實為數之始。而六甲有六壬,故以之命名乎?自古口耳相傳,未有成書,迨近世術士家各著一書,而書始雜。其間有純有駁,有淺有深,且多好奇之談、過當之詞,而文理之鮮通、歌句之起韻不堪入目。予自二十五歲習六壬,經今六十有五。初則鉤深索隱,意其中必有奧旨,迨研窮既久,始悟吉凶不外“生”、“克”二字。諸凡吉神、吉將、吉星,皆可以生總之;凶神、凶將、兇殺,皆可以克概之。持是以視課象、以斷吉凶,十中八九,有不中者,亦不遠矣。余病諸家之說之繁且雜也,爰集諸壬書,刪其繁,汰其雜,剖析其蒙,訂正其謬,義則歸於中正,理則出以簡明,起癸醜迄庚申,八閱寒暑而書始成,名之曰《說約》,取博學而詳說之,可以及說約之意也。客有見而知之者,曰:“自有六壬,未有此書,可蔔信今而傳後!”餘笑曰:“自少讀書,迤無所得,去之而習幕,又不能聲動諸候,今老矣,既貧且賤,則說不足動人,又力不能付梓,安望信今而傳後耶?”雖然,事莫不有數,為是書傳與不傳,亦聽之數而已矣!

嘉慶五年庚申六月望日 江村張鋐序

大六壬說約卷上入門:

干支:

幹,幹也;支,枝也。壬課以幹為身,以支為人、為事。支生幹為吉,克幹為凶。此其大綱也。習壬課者,須先明干支,故列於首。

甲、丙、戊、庚、壬為陽,乙、丁、己、辛、癸為陰,此幹之陰陽。

甲乙木,丙丁火,戊己土,庚辛金,壬癸水,此幹之五行。

甲乙東,丙丁南,庚辛西,壬癸北,戊己中,此幹之方。

甲寄寅,乙寄辰,丙戊寄巳,丁己寄未,庚寄申,辛寄戌,壬寄亥,癸寄醜,此幹之寄宮。

甲己合,乙庚合,丙辛合,丁壬合,戊癸合,此幹之五合。

甲見庚,乙見辛,丙見壬,丁見癸,戊見甲,己見乙,庚見丙,辛見丁,壬見戊,癸見己,此幹之七殺。

子、寅、辰、午、申、戌為陽,醜、卯、巳、未、酉、亥為陰,此支之陰陽。

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亥子水,辰戌醜未土,此支之五行。

寅卯辰東,巳午未南,申酉戌西,亥子醜北,此支之方。

子醜合,寅亥合,卯戌合,辰酉合,巳申合,午未合,此支之六合。

申子辰、寅午戌、亥卯未、巳酉醜,此支之三合。

子午沖,醜未沖,寅申沖,卯酉沖,辰戌沖,巳亥沖,此支之六沖。

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醜刑戌,戌刑未,未刑醜,此支之三字刑。

子刑卯,卯刑子,此支之兩字刑。

亥辰午酉自刑,此支之一字刑。

子破酉,醜破辰,寅破亥,卯破午,巳破申,未破戌,此支之六破。

子未害,醜午害,寅巳害,卯辰害,申亥害,酉戌害,此支之六害。

月將:

月將,太陽所躔之宮也。壬課以月將加時成課,故月將與時為課之樞機。正月雨水躔亥,亥為月將;二月春分躔戌,戌為月將。一月一位,逆行。每逢中氣,太陽始過宮,須據時憲書某日某時以定之。

天地盤:

明乎干支、月將,斯可傳課矣。而課以天地盤為始,地盤即亥子醜十二支本位,此不動者也;天盤以月將加所占之時布起。如亥將加醜,則子加寅,迤邐而加,至戌加子而止。如亥將亥時,皆為伏吟,以亥加亥,子加子,至戌加戌而止,此動而無定者也。

如亥將丑時:

天盤

卯辰巳午

寅 未

醜 申

子亥戌酉

地盤

巳午未申

辰 酉

卯 戌

寅醜子亥

四課

天盤既布,即視地盤干支上所乘天盤何神,以布四課。如亥將子時甲子日,地盤甲上見天盤醜,以醜甲為第一課;醜上見子,以子醜為第二課;子上見亥,以亥子為第三課;亥上見戌,以戌亥為第四課是也。

甲子日子時亥將

四 三 二 一

戌 亥 子 醜

亥 子 醜 甲

初 子

中 亥

末 戌

辰巳午未

卯 申

寅 酉

醜子亥戌

三傳:

四課即布,須采一神為發用。用,乃主事之神,吉凶之先兆,禍福之根基,故用神為一課之要。蓋由天盤而四課,選出一神以為用,則全神之吉凶禍福盡在於是。其法有元首、始入、重審、比用、涉害、遙克、昴星、別責、八專、返吟、伏吟十一門,細列於後。中傳為移易之門,末傳為歸宿之地。事之變化要歸,須神中末傳。中末取相因之神。如用神子,即視子上所乘何神為中傳,後視中傳所乘何神,為末傳;亦有不取相因之神將,或取干支上神,或取合與刑沖,亦細推於後。

元首:

四課內一上克下為用,餘課無克,為元首。中末用相因之神。如甲子日寅時亥將,午加酉為用,一上克下是也。壬課生幹為吉,克幹為凶,乃發用不取生而取克,上下相生為靜,靜則端倪不露;上下相克,便為動象,一動則吉凶因之而起也。

始入:

四課內一下賊上為用,餘課無賊,為始入。中末用相因之神。如丙戌日酉時子將,申加丙為用,一下賊上是也。賊即克也,乃上克下稱“克”,下克上稱“賊”者,上尊而下卑,上宜制下,下不可犯上,故曰賊也。

重審:

四課內有上克下,又有下賊上,克取下賊上為用,為重審。中末用相因之神。如乙亥日卯時未將,申加局,上克下,未加卯下賊上,取未為用是也。上為外,下為內,內變將作,故舍上克而視下賊也。

比用:

四課內有二上克下,或二賊上,則視神之陰陽與幹陰陽,取比者為用,為比用課。中末用相因之神。如壬辰日丑時子將,戌加壬,卯加辰,俱上克下,壬辰為陽日,卯陰不比,戌陽與幹比,取戌為用是也。亦名知一課,知其一不知其他之意也。

涉害:

四課內有二三四上克下,或二三四下賊上,其中有兩神與幹俱比,或俱不比,並有三四課俱比者,則涉地盤歸本宮受克深者為用,為涉害課。中末用相因之神。地盤上十二宮之中各有藏幹,如寅宮藏甲丙戊,卯宮藏乙之類。凡算涉害淺深,神所臨之宮及神歸之本宮,雖有克賊,俱不入數,惟以地盤諸宮及宮中之藏幹賊此神者,計其多寡,以較淺深。如丁卯日寅時子將,醜加卯,亥加醜,俱下賊上,與幹比,醜要前行歸本宮,須曆辰宮乙、未宮乙、亥宮甲,受克三重。亥要前行歸本宮,須曆寅宮戊、辰宮並辰宮戊、巳宮戊、午宮己、未宮並未宮己、戌宮並戌宮戊,受克九重,故取亥為用。若受克淺深相同,則視相同之神臨于地盤何位,取臨寅申巳亥孟上神為用,為見機格。如丁巳日辰時亥將,酉加寅,未加子,各受克五重。酉在孟上,取酉為用。若無孟上神,取子午卯酉仲上神為用,為察微格。如己酉日午時寅將,巳加酉,卯加未,各受克六重,巳在仲上,取巳為用。

遙克:

四課無上下克賊,取上神克幹為用,為蒿矢。如無上神克幹,取幹克上神為用,為彈射。皆為遙克課。中末用相因之神。如有神克幹,又有幹克神,則取克幹者為用。若克幹、幹克有二神,依比用法。如俱比俱不比,依涉害法。如壬辰日寅時巳將,四課無上下克賊,取戌遙克幹為用。壬申日亥時寅將,四課無上下克賊,壬遙克巳,取巳為用是也。

昴星:

四課上下無克賊,又無遙克,取酉上下神為用,為昴星課。陽日取地盤酉上神,為虎視轉蓬,中傳支上神,末傳幹上神。陰日取天盤酉下神,為冬蛇掩目,中傳幹上神,末傳支上神。如戊申日卯時辰將,陽日取地盤酉上戌為用。丁醜日辰時醜將,陰日取天盤酉下子為用是也。

別責:

四課不全,只有三課,無上下克賊,又無遙克,別取一神為用,為別責課。陽日取幹合上神,如丙日合辛,辛寄戌,以戌上神為用,中末俱幹上神。陰日取支三合之前一神,如醜日合巳酉,以醜前巳為用,中末亦幹上神。如丙辰日酉將戌時,丙日合辛,辛寄戌,以戌上亥為用。丁酉日卯時醜將,以酉前醜為用是也。

八專:

四課干支同位,止有兩課,無上下克賊,不論遙克,取陽順陰逆第三神為用,為八專課。陽日從幹上陽神順數三位為用,中末俱幹上神。陰日以支上陰神逆數三位為用,中末取幹上神。如甲寅日辰時醜將,陽日從幹上亥順數三位,以醜為用。丁未日子時酉將,陰日從支陰醜逆數三位,以亥為用是也。

伏吟:

天盤十二神各臨地盤本宮,為伏吟課。有克者,依元首、始入發用,以初傳之刑神為中傳,中傳之刑神為末傳。無克者,陽日取幹上神為用,為自任格。陰日取支上神為用,為自信格。中末亦用刑。惟丁卯、己卯、辛卯三日,卯為初傳,卯刑子為中,子不可複刑卯,以子之沖神午為末傳。若初傳為自刑,陽日取支上神為用,陰日取幹上為用,仍取中傳之刑為末傳,為杜傳格。惟乙丑、乙亥、乙酉、乙未、乙巳、乙卯六日雖系陰日,亦取支上為中傳,以用起幹上,中傳不須複歸幹上也。若中傳又值自刑,以中傳沖神為末傳。如壬辰日幹上亥為用,值自刑,以支辰為中傳,又值自刑,乃以辰沖戌為末傳是也。

返吟:

天盤十二神各居沖位,為返吟。有克者,依元首、始入、重審、比用、涉害法為用,中末用相因之神。如庚戌日寅時申將,庚克寅為用,中末申寅是也。

無克者,惟丁醜、己醜、辛醜、丁未、己未、辛未六日,醜日以地盤醜中癸水進合巳中戊土,天盤亥臨巳上,戊克亥,以亥為用,中傳支上神,末傳幹上神。未日以地盤未中丁火進合亥中壬水,天盤巳臨亥上,壬克巳,以巳為用,中傳支上神,末傳幹上神,為井欄射格。如辛醜日,醜中癸水進合巳中戊土,戊克亥為用,中末未辰。辛未日未中丁火進合亥中壬水,壬克巳為用,中末醜辰是也。

天將:

三傳即布定,須布天將以參吉凶。天將者,貴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陳、青龍、天空、白虎、太常、元武、太陰、天后十二位也。天將以貴人為首,貴有陰陽之別,順逆之分。先天陽甲起於子宮,乾生子水,子水生甲木,故陽幹起於子也。甲布子,乙布醜,丙布寅,丁布卯,戊布巳,己布未,庚布申,辛布酉,壬布亥,癸複布醜,以合處起貴。如甲日合己,己布未,未為貴人,余日仿此。此為陽貴,其不布午者,甲為君,居子,不敢與對也。癸不布子,而布醜者,不敢加於君也。辰戌不臨者,戌為鬥口,辰為鬥杓,為牢獄,故不臨也。後天陰甲起于申宮,申為坤方,又申,子水所生之地,故陰甲起申也。甲布申,乙布未,丙布午,丁布巳,戊布卯,己布醜,庚布子,辛布亥,壬布酉,癸複布未,亦以合處起貴。如乙日合庚,庚布子,子為貴人,余日仿此,此為陰貴。其不布寅,不重布申,不布辰戌,一如陽貴說。視所占之時,卯辰巳午未申用陽貴,酉戌亥子醜寅用陰貴。複視貴人所臨之地,臨地盤天門之前,則順行;臨地戶之前,則逆行。如甲子日醜將卯時,應用陽貴,甲日合己,布未,應於天盤未上起貴人,未臨地盤酉,應用逆轉,便於天盤未上布貴,午上蛇,巳上朱之類。又加乙丑日亥將寅時,應用陰貴。乙合庚,庚布子,應於天盤子上起貴。子臨地盤卯,應用順行。便於天盤子上布貴,醜上蛇,寅上朱之類,餘仿此。四課三傳,要視天盤上天將,一一布列。

陽貴之圖:

戊 己 庚

巳 午 未 申

辰 酉 辛

丁 卯 戌

寅 醜 子 亥 壬

丙 乙 癸 甲

陰貴之圖

丁 丙 乙 癸

巳 午 未 申 甲

辰 酉 壬

戊 卯 戌

寅 醜 子 亥 辛

己 庚

遁幹:

三傳四課年命上神之遁幹,應須備列。遁幹即按本日之幹分,如甲子日卯時居將,三傳戌申午,則午遁庚,申遁壬,戌遁下旬之甲。幹上子遁甲,支上戌遁申。年在寅,上見子,遁甲。命在辰,上見寅,遁丙是也。

六親:

幹為本身,生幹者為父母,即文書。幹克者為妻財。幹生者為子孫。比干者為兄弟,即比肩。克幹者,陽見陰、陰見陽名官,陽見陽,陰見陰為鬼。三傳按此順列三位,年命亦須兼視。

年命:

本命,定位不移者也。如男命甲子,即以地盤子為命宮;女命乙丑,即以地盤醜為命宮。命上神將為坐命神將。

行年,遊行無定者也。男以丙起順數,女以壬起逆數。如男命甲子,以地盤丙寅為一歲;命丙寅,以丙子為一歲。女命乙丑,以地盤壬申為為一歲命,壬申以壬午為一歲。按視所數至某宮,即為年宮。年上神將,為值年神將。

以上為入門法,法盡乎此,無遺漏矣。自來壬書於入門法,均編歌句,歌格含糊,無一明晰,此故隱其術,使人未由問津,亦自炫其術,使人疑為異援也。今著此篇,法詳盡而語顯明,數千年之秘,昭然若揭矣。然明乎此,僅能傳課,未能斷事,須博觀後載諸課諸說,冥搜默悟,融會貫通,迨於臨占,又須凝心靜氣,未可率爾妄談。蓋課有顯明者易斷,有吉凶兩歧,禍福難定者,實亦未易窺測也。

十二天神:

神後子,大吉醜,功曹寅,太沖卯,天罡辰,太乙巳,勝光午,小吉未,傳送申,從魁酉,河魁戌,登明亥也。壬課以幹為本,然十幹不能包羅萬象。若十二支,上而日月星辰,下而君臣士庶、山林川津、走獸飛禽,及人事之若巨若細,無不布列其中,括囊在內。自昔壬家著列一切,不下數十萬,然名多而取數有疏,言雖多而取義不的者,正複不少。今擇其明其確者,分神分類,編輯備覽,間有詮法者,尤加慎擇,未能漫。然以天下之大,人物之眾,事物之繁,豈能盡載無遺?亦存其略而已耳。學者臨占觀變,要在因成言而自得新機。假如戌加卯可作城門看,戌為城,卯為門,城下有門,非城門而何也?巳加寅可作僵蠶看,巳為蠶,寅生風,蠶見風而僵,非僵蠶乎?子加卯可作水淹禾苗看,子為水,卯為禾,水上禾下,又值刑,豈非水淹之象乎?此皆新機也。觸類旁通,庶幾推測靡遺矣!

神後:

子為神後,水也也。其形面圓,色黑,妍媚。位正北,星主女虛危,音宮,數九,色黑,味鹹。

在天為華蓋星、織女、海神、江河神、雲霧、大雨龍、元,雹陰,夏月,雪冬月。
在人為後妃後,彩女陰,命婦貴,富家婦龍,妾婢陰,老婦加辰未,軍婦虎加戌,孀婦酉加。嫁婦加酉,乳媼、媒婦合,**後加卯酉,幼女合亥加,幼孩合加亥,樂工常,漁人、染匠,駝子勾,行人虎,尼空。陰小,胎產,女經、膀胱、耳、腰、液。聰明,悲泣空加巳,天癸雀加破,帶水元加破,痢疾。在物在鼠、蝠雀夜,燕雀旦,江湖旺相,陂池、溝渠、流水、道路虎加酉申,圖書,文墨,珠玉,首飾,絹帛後加酉卯,絲布,繩索,籠筐,浴盆,缸甕加辰戌,瓶,燕窩,魚酢,水中物。為姓孫、齊、謝、耿、聶、沐、漆、汪、任、姜、孔、陳、傅、馮,水旁、走之、曲之類。


大吉:

醜為大吉,土神也。其形短醜,位北偏東,星斗牛,音征,數八,色黃,味甘。在天為牽牛星,雨師後,風伯虎,雷雨醜卯雨後雷,卯加醜雷後雨,地祗,神佛。
在為宰執人加太歲,將軍勾陳,賢人,長者,農師,野老,矮子,瘤子,僧尼,薦賢雀火日,徵召,錫爵。


在身為脾腹泄瀉加亥。

在物為牛、龜、鱉,水田,池潭後,橋樑龍,井泉後,宅場太常,桑園龍,社壇,僧道院空,寶殿貴加寅,相府貴,倉庫,珍珠貴旺相,首飾,鞋履,秤尺,斛鬥。

功曹:

寅為功曹,木神也。其形方面青色,有發,大身,位東偏北,星尾箕,音征,數七,色碧,味酸。

在天為三台星,風。

在人為丞相,督郵,吏雀、勾,役蛇、勾,秀才,賓客,醫人,舟客加亥,瘋子虎,僧道,謁見,徵召貴,喜慶加卯,信誠雀。

在身為膽,風門,筋,脈,發。

在物為虎豹虎,旦,貓狸虎,夜,社稷,神樹,神祠,庵觀,公衙,棟柱加醜午,樹林,林巒加辰戌,橋樑、道路,巨舟,機杼,寶劍,屏風,棺槨,文書,書籍常,雜色斑文元武,花木叢木合水,柴薪合火,火炬雀。

太沖:

卯為太沖,木神也,其形高額長面,青色,有髭,身體細長,位正東,星氐房心,音羽,數六,色青,味酸。

在天為日,雷神,電母蛇,霹靂虎丁,雲霧龍,雨水後,晴空。

在人為大夫,術士卯,藝術合,童稚,沙門空,私門後。

在身為肝,血,筋,目,手,目疾,四肢不舉子卯相加。

在物為兔、狐、羝羊,驢騾,林木,竹叢,橋樑加辰,舟車見土車,見水舟,木筏後,水車,門戶,窗牖,牌坊,籬落,梯,椅,床,箱,架,梳,篦,盤,盒,笙簧,鼓,笛,刀俎,棺槨。

為姓朱、房、魯、楊、張、盧、高、越、雷、宋、柳、季、鐘、藺,木旁、草頭之類。

天罡:

辰為天罡,土神也。其形圓滿,面黃色,多須。位正東偏南,星角亢,音商,數五,色黃,味甘。

在天為北斗星、哭星,又為獄神、右目將軍元武、惡霧。

在人為宰執加歲,監司加月,大將軍虎,虞官陰,魚販,屠戶虎,頑惡人,強盜虎,動搖,阻截,戰鬥勾,訟獄朱勾,屠戮虎加飛地,刑戮虎,死喪、自縊蛇,疾病、災厄。

在身為項、肩、背、皮膚、眼合,驚悲,偏盲能視元,屍厥。

在物為龍青龍,晝、旺、春夏,魚龍,夜、衰、秋冬,山海後,大澤元,沮洳之區,麥地,壘土,高墳壬日,山陵癸日,寺觀,廊廡,石欄,甲胄,杻械,碾碓,缸甕,盔,盆,網罟蛇,膠漆,小麥,鱗甲,魚食,葷腥,頑惡之物。

為姓馬、郭、喬、鄭、邱、岳、龍、陳、田、龐、周,土旁之類。

太乙:

巳為太乙,火神也。其形黃發高顴、赤大口、眼目不正,位南偏東,星翼軫,音角,數四,色斑點,味苦。

在天為太乙星,鑰神勾,風,虹霓夏月,雪冬月。

在人為婦女,雙女,母女蛇,賊流婦女,*女陰,術士,文學士雀,由賤至貴龍,外君子、內小人龍,畫工,窗戶,廚夫蛇,歌兒,乞丐加寅,徒配加酉,吊客蛇,辛日,賞賜貴,癸日,解散憂元,取索,輕狂,毀罵乘雀克日辰,飛災橫禍蛇,六月辛酉日巳加酉為用,惟此月此日最凶。蓋六月月厭在巳,巳遁丁乘蛇,又克干支也。

在身為心胞絡,三集,小腸,咽喉,面齒,胎蛇雙胎,斑點,怪夢月厭,服。

在物為暈,蜴,蟮,飛早,水早空臨水,蟬鳴合,蠶,車乘,弓弩虎,喪車虎,金鐵,珠玉,匹帛,樂器,管鑰,筐,盒,磁器,磚瓦,釜甑,爐冶,窯灶,炊爨申加,火光,花果,曲物。

為姓陳,石,趙,田,張,荊,余,朱,郝,耿,龔,紀。火旁之類,走之之類。

勝光:

午為勝光,火神也。其形,面赤,目圓,大身。位正南,星柳星張,音宮,數九,色赤,味苦。

在天為王良星,左目將軍元,電,霞,晴。

在人為宮妃,少婦後,婢妾陰,蠶姑,女巫元,女媒合,*婦,羽林將士,使君龍,亭長勾,巷兵虎,使者,騎者,善人貴,文書,詞訟,資訊,通話合,誠信雀,筵龍。

在身為心,口,目,舌,血,神氣,喜笑龍,郁怒勾,驚恐,疑惑蛇,口舌咒詛雀,嘔吐,心疾,小腸病,血光,胎孕加亥。

在物為馬,凰,雉,文彩之鳥,朝廷,宮室,堂屋,屋宇,城門,道路,廚傳常,蠶絲,絲綿,彩綃,旌旗,衣服,書畫,光彩,窯冶,蒸籠,赤小豆,上尖下大之物,火燭。

為姓蕭、張、季、許、周、馬、朱、柳、狄、馮,馬旁、火旁之類。

小吉:

未為小吉,土神也。其形光澤。位正南偏西,星井鬼,音征,數八,味甘,色黃。
在人為老人,術士合,僧道,酒匠,帽匠,寡婦虎,媒妁後陰,慶賀,婚姻,喜筵龍,祭祀神祗三合互加,孝服蛇虎。


在身為胃、腹、唇、齒。

在物為羊、蟹、海鮮、茶房、土物、井泉,園林合,庭院,牆垣,茶坊,酒肆,賽場,陶冶、笛鐮、樽、印信,冠裳,盤盞,桑木,麻,粟,醫藥,土物。

為姓朱、秦、馬、張、羊、杜、井、魏、楊,羊旁、土旁之類。

傳送:

申為傳送,金神也。其形目圓睜,微鬚髮,項短,大身。位西偏南,星觜參,音征,數七,色白,味辛。

在天為天錢星,天鬼,天醫,水母,雪陰。

在人為廷尉貴作用者,如內占之兆。廷尉即今之刑部堂官也,元帥常作旬首加日三合之仲神上,日三合之仲神為將軍。中作旬首加將軍之人,豈非元帥乎?即經略也,鋪兵,行人,征夫,商賈合,獵戶,木匠,屠戶,巫醫,僧,孝服人,冤仇巳日克德也,攻劫,田獵雀,饋遺,信息。

在身為肺、大腸、筋骨、產乳、音聲、淫泆壬癸日,疾病,死喪,死屍,水厄加亥克日,失脫元加亥子。

在物為猿、猴、猩猩、道路龍,街巷、城垣、祠廟、庵堂、湖池後,稅課貴,陵寢、靈柩,刀兵龍,鏡,鎖,絹帛,羽毛,藥物,碓磨空,大麥太陰。

為姓袁、郭、申、晉、侯、韓、鄧,金旁、走之之類。

從魁:

酉為從魁,金神也。其形黃白色。位正西,星昴畢,音羽,數六,色白,味辛。
在天為月、天文星,霖雨加子,霜加戌、亥,雪巳醜互加。


在人為刑曹陰或辛,門軍,邊兵,小奴空,酒人,尼姑,婦人,妾婢,老婢加子、醜,樂*常,賞賜貴,屠戮虎,解散勾,孝虎,應在甲乙日,私通後合,夫婦不和合雀,丙丁日,口舌雀,屍厥丁,私門。

在身為口、鼻、血、聲音、癆瘵。

在物為雞鳥、天獄、祠廟、街巷、小陌、九江後,水際元,白塔、碑碣,珍珠寶貴,珠玉龍,首飾,金銀銅鐵錫鉛,鑄陰丁,石,革皮,氈條,小麥常,菜,薑,蒜,酒常,醬後、子,小刀虎、辰。

為姓趙、金、樂、石、劉、閔、鄭、程、呂,金旁、立人之類。

河魁:

戌為河魁,土神也。其形兇悍。位西偏北,星奎婁,音商,數五,色黃,味甘。
在天為鬥魁,地網,兵神,厭神元,臭,霧。


在人為都轄龍加太歲,監司龍加月建,長官龍加旬首,兵卒加申,钜賈合,奴僕蛇,乞丐蛇,強盜虎,集眾勾,聚眾相會合,德合合。

在身為命門、胸、脅、膝、足。

在物為犬、豺、山岡、城郭、寺觀、靈堂、僕室、牆垣、牆倒加癸,墳墓,壘土高墳丙日,山陵丁日,牢獄,枷杻,印綬常,朝服,數珠,鞋履,軍器,槍,劍,鑰,鋤,鏟,碓,磨,瓦石,窯加巳午,坑元武,五穀,田絲,土物。

為姓魏、王、魯、徐、倪、婁,土旁、足旁之類。

登明:

亥為登明,水神也。其形黃發、面長、手足黑色。位北偏西,星室壁,音角,數四,色淡青,味鹹。

在天為天門、柱、鬼神、雨師、雲霧、露雨。

在人為夫人、將軍、上客、醉人加酉,乞丐,盜賊武,禎祥,徵召貴馬,陰私陰,*盜元,哀哭蛇,溺死後。

在身為腎、髓、頭、病泄。

在物為豬、魚、雙魚、蝦勾,寶殿貴加寅,樓龍加申,閣合加申,台加卯,廩常,獄勾,廄,廁,傘蓋,圖畫,筆墨,襆頭,帳幕陰,燈檯加卯,管鑰雀,笠,笈,圓環,葫蘆,梅花,監引雀,鹽,醬,醋,稷麥加酉,不淨之物。

為姓楊、朱、魯、魏、于、房、壬、季、鄧、范、馮,點水之類。

又子午為陰陽交易之位元元;卯酉為日月出入之門戶;寅申為道路之神;亥巳為天門地戶,又為天涯海角;辰戌為天牢地獄;醜未為天廚。

十二天將:

貴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陳、青龍、天空、白虎、太常、玄武、太陰、天后,即十二支。貴即醜,蛇即巳,朱即午,六即卯,勾即辰,龍即寅,空即戌,白即申,常即未,玄即亥,陰即酉,後即子也。壬課生克系於十二神,而吉凶之指決於十二將。生神乘某將,即指某等人為德;克神乘某將,即指某等事生殃。神將五行各有所屬,而十二將皆隨十二神旋轉。如貴人本屬土,乘申酉即屬金,生克皆以金論。白虎本屬金,乘醜未即屬土,生克皆以土論。亦有不隨十二神者,如神克將為內戰,將克神為外戰,辛酉日三傳寅午戌,火局克幹,旦將貴常勾,皆土生幹是也。大抵神將相生則將隨神轉,神將相克則將不隨神,各自為禍為福,十二神不著吉凶者,生幹即為吉,克幹即為凶也。十二將各著吉凶矣,然乘神生幹則凶將亦吉,乘神克幹則吉將亦凶,不必疑將之吉凶也。今按壬家諸書敘列十二將,其裁擇之旨,一如十二神,學者熟而複之,神而明之,則課之吉凶洞然矣。

貴人:

貴人己醜土將,主降祥錫福,解厄扶危,吉將也。數八,色黃白。

在天為輔弼二星,輔居天門左,主文,為陽貴;弼居天門右,主武,為陰貴。前一為蛇,二朱,三合,四勾,五青;後一為後,二陰,三元,四常,五虎,六空,皆貴人所馭。朱合龍為文臣,勾常虎為武臣,蛇武為使令小臣,空為奏事之臣,後為妃,陰為姬妾。

在人為貴官,如乘太歲、月建、旬首、月將,或乘旺神,必系大位。常人作上人、尊長看。

在物為文章、珍寶、重器、首飾、牛、龜、田宅、谷麻。

為神佛、地祗、城隍、土地。並惡煞克干支,占宅墓方以祟論,其餘十一將同。
貴臨地盤子曰解紛子為北方幽隱之地,作寢室看。貴人醜與子合,有妻妾宴處之象,故曰解紛。投謁必不得見;解紛亦解綬之兆,官佔有去官之應。或深居簡出,或患病高臥,或謝事家居,多非吉象,醜升堂醜為玉堂,故曰升堂,寅憑幾,卯登車寅為公衙,又為文書;卯為車。憑幾登車。占病,貴神作鬼臨卯為迫魂者,主死,辰戌履獄辰為天獄,戌為地獄。貴人臨之,或緣事有憂,或履獄錄囚,巳午曰受貢,巳又曰趨朝,午又曰乘軒巳午火生土,故曰受貢。然須乘火土之神方可曰受貢。如乘水木金之神,則上下克戰,安得之吉?午為朝,巳與午近,故曰趨朝。午又為天馬,故曰乘軒,未曰列席,申曰移途未主宴會,申為道路神,故曰列席、移途,酉曰入私室酉為私門,入私室則貴失其貴,不遑寧處矣。酉又為後戶,亦有逃去之應,亥曰登天門,又曰秉笏亥為天門,登天門而秉笏,必有覲君奏事之應,於辰酉戌不得地,其吉滅矣。


貴人雖為吉將,然須得地得令。得地,所臨之地也;得令,值時令旺相也。得地得令則貴人展其經猷,施仁布德,我可獲其福佑矣。失地失令,貴人偃蹇不假,豈能福我耶?其餘十一將,得地得令則吉者吉,凶者凶;失地失令,則吉者不為全吉,凶者亦殺其勢。

貴人雖為吉將,亦須視生克與所乘之神,生幹或與幹上神作五合、六合、三合,或生合年命者,官占承受福德,必有升遷之慶。常占主貴人來召,或上人尊長提挈,百凡順利。如克沖日幹年命,必有奇咎。其餘十一將生合皆吉,雖凶將亦吉;克沖皆凶,雖吉將亦凶。貴人為十一將之主,如生合日幹年命,雖逢蛇虎,不為凶害;如克沖日幹年命,雖值龍常,不能成吉。

順行事順,逆行事逆,貴加君子之命獲福,加小人之身生殃,不但無逢貴之分,反為不祥也。

貴空陷,憂喜皆無實。

螣蛇:

螣蛇,丁巳,火將,主驚恐憂疑、擾亂不寧,凶將也,數四,色紅赤。

在天為車騎尉,雷部鞭馭神。

在人為婦女、狂婦、小人、賤流、胎產、血光、口舌、怪夢、災殃。

在物為文字、資訊 、蛇蜴、蛟螭、蚯蚓、豆黍、怪異、火蠍,於祟為蛇神、火木土鬼、客死不葬之鬼、賊鬼。

螣蛇臨地盤子曰墜水,醜曰盤龜子為水,醜為龜,故曰墜水盤龜,寅曰生角寅月之蛇,變化而生角,利於進用;若值衰令,不能變化,不宜幹進,卯曰當門卯為門,當門者切近之災,辰曰象龍,又曰進化辰為龍庭,蛇居龍庭,小人在君子之位,凶怪皆附,巳曰乘霧,午曰飛空巳午臨旺,乘霧飛空,飛揚跋扈,未曰入林未為木墓,蛇入林依其所生,其凶稍遠,申曰銜劍蛇加申,刑合而戰,曰銜劍,凶怪極矣。蛇若或附水神加申,不為銜劍,以申傷水神不能克申也,酉曰露齒加酉三合化金,曰露齒,災殃即至,或有口舌之災,子醜未為不得地,其兇殺矣,不臨地盤戌矣。

螣蛇得地得令,生合日幹年命,官占主增威權,常占主有虛譽;乘神克日幹大凶,披刑帶煞,災禍立至。

蛇最易造端起,為禍為福,必非一端即已者也。

蛇乘神與幹上年命上生合者,有婚姻事,然必涉陰私。以蛇為婦女,其性喜私匿,常行暗道也。

蛇為胎孕,如乘神不戰,加幹為用,或加婦女年命者,懷胎之象也。占財,如蛇乘財爻旺相為用,必因賤貨而獲利,若作卑賤生涯而獲利。

占怪異以蛇為主星,宜先視蛇及蛇之陰神,日辰三傳次之。值旺相氣系活物,或有形有聲;值休囚無氣,系死物,或有聲無形。蛇加寅為貓豕怪,加卯為狐犬怪,加申為道路怪,加酉為金繒怪,加戌為墳墓怪,加醜為宅舍怪。

占夢亦先視螣蛇。

凡天將不臨之地盤,名曰天將空,天盤有乘之者,天將不寧,主有變異。如螣蛇不臨地盤戌亥,乙巳日子貴逆行,天盤亥乘蛇是也。

朱雀:

朱雀,丙午,火將,主誥敕、章奏、文書、詞訟、音信、口舌,有凶有吉之將也,數九,色赤黑。

在天為羽林將軍,雷部雷母行火招風神。

在人為文明之士、讒僭之人、乖禮之婦、多言之婦、少婦、血光、刑戮、災殃。
在物為文章、彩服、文彩、羽毛、飛禽、馬、騾、果、穀、火蛇,於祟為火神、灶神、咒詛。


朱雀臨地盤醜曰掩目醜與午害,醜中癸水克之,故曰掩目,寅卯曰安巢寅卯為林,雀戀生不動,故曰安巢,口舌固不起,音信亦不到;如雀發用,不以戀生論,口舌必起,音信即到,辰曰投網辰為天羅,又為水墓,雀臨受制,故曰投網,巳曰盡翔,午曰銜符巳午同氣,極為得地,占文書、音信即至,未曰臨墳,又曰啄食未為木墓,為雀臨未,故有悲哀事。未主粟穀,故又為啄食,求財吉,申曰勵嘴申金神,雀臨克之,主有驚怪事。申為道路,又主音信,在途中,醜辰不得地,吉凶皆滅矣。不臨地盤酉戌亥子。朱雀乘太歲,官占為敕諭,生合日幹年命者吉,克沖者凶。雀乘印爻,官占為印信,必蒙恩澤。如乘神克印爻者,主文案被察。奏章視天空,亦視朱雀;與太歲生合者,必蒙大用。如太歲克沖朱雀,必有大咎。月建、月將為大臣,亦須生合比和。

科舉以朱雀為主星,如值旺相,試卷必佳。與幕貴生合者必中,反是則否。詞訟視朱雀生幹,詞得理,合幹訟息。

雀臨地盤午為真朱雀格,必有非細之訟,直達朝廷。午為朝廷也。須與太歲、月建、月將生合比和,否則必有大禍。

致書官貴,必須雀與貴人相生相合,否則不納。

占音信,得朱雀為用,信即到。視乘神與幹若何,便知其信中意思若何。

六合:

六合,乙卯,木將,主柔順、和樂、婚姻、喜慶、嘉會、委曲、成就一切,吉將也,數六,色光彩。

在天為光祿大夫,雷部雨神雨師。

在人為文儒、術士、隱逸之士、工巧、小兒、媒妁、牙保、小人、僧道尼、交易、經商、陰私事、暗求、私禱、信息、私門。

在物為竹木、門戶、道路、車船、谷粟,於祟為僧道尼鬼、邪鬼。

六合臨地盤寅曰乘輅寅為三陽乘輅,所往皆宜,萬事俱通,卯曰入門卯為門,媒將入門,為婚姻來福,辰曰違禮卯與辰害,故曰違禮,巳曰不諧巳中有生金暗賊,故不諧,午曰升堂午為正位,故曰升堂,未曰納彩未為三合,故曰納彩,辰巳不得地,其吉減矣。不臨地盤申酉戌亥子醜。

六合如乘神生合日幹年命,百事皆成。如沖克,必無濟。如逢內外戰,垂成而敗。
占婚姻以六合為要神,六合為媒妁,無媒則婚不能就也。如生合干支或男女年命者,其婚必成,沖克則否。常占六合生合支辰、逢天喜者,宅上有婚姻喜慶。


占生意以六合為主星,如六合為財或乘神為財得旺相氣者,生意興隆。

占緝捕盜賊,最忌六合入傳,私門難獲故也。

六合乘卯酉子午,為六合不合,陰私相懷。蓋卯即六合,如懷陰私,豈能合衷?酉則相沖,子相刑,午相破也。

勾陳:

勾陳,戊辰,土將,主征伐、爭鬥、訟獄,凶將也,數五,色青黑。

在天為大將軍,雷部喚雲神。

在人為將軍、武官、門弁、軍卒、惡人、貧薄小人、醜婦。

在物為虎符、羅網、龍、魚、水蟲、惡獸、皮革、木實,於祟為丘陵、土垣、殺冤死鬼。

勾陳臨地盤醜曰受鉞醜為明堂,又為斧鉞,登堂受鉞,威權在禦,寅曰遭囚寅為吏克之,故遭囚,卯曰受制,又曰臨門卯克之害之,故受制。卯為門,故又曰臨門,辰曰升堂辰為本位,故曰升堂。辰為獄,主有獄吏勾連之應,巳曰捧印巳為金冶,勾為印模,有幫印之象,故曰捧印,主有改官之應,午曰反目午為朱雀好訟,勾陳亦好訟。二者相逢,孰肯下之?故曰反目,未曰入驛,申曰趨戶未為坦途,申近酉,酉為戶,故曰入驛趨戶,寅卯不得地,其兇殺矣。不臨地盤酉戌亥子。

勾陳威權之將,官占得之,如得地得令、生合日幹年命,則嚴重有威權,秉權布令,軍民悚然矣。失地失令,則權移令阻,軍民不服。

占戰陣,勾乘神克元武者主勝,元武克勾者必敗。

占捕盜賊,勾乘神克元武者可獲,相生比和者必不可。

占訟,勾生合年命日幹者,訟即和解。如克沖日幹年命,事雖理直,亦難昭雪。勾陰神見朱雀,或雀陰神見勾陳者,訟必固結不解,連綿無已。勾陳見蛇虎者,必成大案。勾陰見貴人制之者,其凶稍殺。勾又為主訟之人、頑惡之徒。訟師自占,勾旺相臨克臨年命為用,生合支上者,投之必多;克制朱雀者,訟必勝。陰見青龍旺相者,財大獲。最忌貴人克制勾陳,恐遭查拿究治。

占宅墓,勾陳旺相臨支者,久安不移。

占晴雨,勾克元武、天后者,晴;勾乘亥子者,亦晴。

常占逢勾陳,總不離遲、滯、牽、連四字。

青龍:

青龍,甲寅,木將,主財寶、婚姻、喜慶、增福解禍,吉將也。數七,色黃赤。
在天為左丞相,雷部甘雨神。


在人為輔弼、大臣、司金鑄之官、高雅端方之士、富戶、媒妁、僧道。

在物為財寶、文字、重器、衣服、絹帛、羽毛、文彩、龍魚、水族、虎豹、貓狸、林木、舟車、棺槨、枷棒、筵宴、酒食、果菜,於祟為木神、司命。

青龍臨地盤子曰入海,醜曰蟠泥子為海,醜為泥,故曰入海蟠泥,寅曰乘雲,卯曰驅雷寅為本位,又為德鄉,故曰乘雲。卯屬震,震為雷,故曰驅雷。二者得地有為之時也,辰曰入廟辰為龍庭,故曰入廟,占天無雨,巳曰掩目,午曰燒身巳午脫氣,故曰掩目、燒身,然巳又為飛天,占天主雨,占官主升,未曰在陸,申曰傷鱗,酉曰折角未為陸,在陸失勢。申酉受克,故有傷折,俱非吉征,醜巳午未申酉不得地,其吉滅矣。不臨地盤戌亥。

青龍系春氣,全是生機,然須得地得令,則富貴尊崇,百事皆利。失地失令,則財物耗散,吉中有凶。

青龍為貴人喜悅用事之臣,乘神與貴人生合者尤的。占官文視青龍,武視太常,如龍得地得令生合日幹年命者,必主升遷;沖克不吉。青龍乘太歲、月將,官居極品。子乘青龍,主婦人受封,或妻懷孕,或家有孕婦。

占財以龍為主星,須入課傳,不則閑地,求財難矣。如旺相生合日幹年命者,主進財,沖克者退財。

占婚姻,須青龍生合干支及男女年命方吉。

占盜賊,最忌龍入傳,以龍為萬里驥,賊必遠去也。

占行人,龍入傳主轉往他處,神合神臨何方即知何處。

龍雖不喜神,若披刑帶煞作鬼克干支,即變為殺神。

天空:

天空,戊戌,土將,主虛偽、*詐、奏事、上書,有凶有吉之將也。數五,色黃赤。

在天為司直官,雷部渴雨神、黃埃塵霧神。

在人為奏事官、當值吏、讒僭之人、市井小人、孤單之人,奴僕、醜婦、僧道、談元說妙之人。

在物為印綬、金器、空虛物、有聲音物天空主發聲音物,空則有聲也、虛臭惡物、狗狼,于祟為灶神、絕鬼、惡鬼。

天空臨地盤子曰伏室子為室,故曰伏室,醜曰侍側醜為貴人之堂,侍側傳尊貴之言,寅曰被制,卯曰受侮寅三合,卯六合,都受克,故曰被制、受侮,辰曰濟惡辰本凶神,故曰濟惡,巳曰被辱土生申絕巳,加巳望生,卻成投絕,故曰被辱,午曰識字午為文明,故曰識字,未曰趨進午為朝,未與午近,故曰趨進,申曰鼓,舌,酉曰巧說申為聲音,酉為唇舌,故曰鼓舌、巧說,戌曰安居戌為本家,安居則佞無所用,其言不虛,亥曰誣詞亥為天門,詐神登天門,誣得行矣。視天空乘神所克何神,以揣其所誣何詞;,如太歲克之,所誣不行,若相生,所誣行矣,子寅卯巳不得地,吉凶其滅。

天空居四土之末處,最卑之位,為空亡寂滅之神,或顯或隱,妄起爭謀,靜有殘賊之志,動鮮濟物之心,雖生合日幹年命,亦必有小。若乘旬空神,則脫空無實矣。
占奏事條陳,以天空為主星。如與太歲相生相合,大吉。如被太歲沖克,大凶。月建、月將為大臣,亦須生合比和。


占獄訟,最喜天空發用,或作末傳,則訟可散,獄可脫。

占奴僕,天空生合干支,此人可用,克沖宜急遣之。

占財,天空乘財臨幹生合,主虛詐得財,或因小人得財。

記人經營幹事,最忌天空入占,必遭欺詐,有克制者無妨。

天空入占,原無吉征。惟自欲行詐者,卻要天空旺相臨日幹年命為用,克制支上者為吉,反被支上克制者,詐不得行。

白虎:

白虎,庚申金將,主殺戮、官事、災殃、死喪、疾病,凶將也。又主道路、資訊,數七,色白。

在天為廷尉、風伯,雷部霹靂神、霜、雹、冰、雪。

在人為大將軍、執法之官、孝服人、病人、仇人、遠出、哭泣、血光。

在物為寶物、金器、軍器、兇器、刀斧、喪服、猿猴、虎豹、麥、麻、麒麟虎乘日德、獅子虎乘旺氣,於祟為兵死鬼、受刑死鬼、道路鬼。

虎臨地盤亥子曰溺水亥子脫氣,金入水即沉,故曰溺,醜未曰在野醜為田,未為陸,故在野,寅曰登山寅為山林,虎登山,操生殺之松,卯酉曰臨門卯酉門戶,出入有阻,午曰焚身午被克,故曰焚,申曰銜牒申為道路,資訊即至,戌曰落阱戌地網,故曰阱,亥子午戌不得地,其兇殺矣。不臨辰巳。

虎得地得令,氣威威猛;失地失令,則狠戾而更凶。

凡作大事、施大功,最宜虎臨幹或發用,乘神生合日幹,事功立成,以虎乃威權之將能服眾也。

占引薦事,得白虎乘神臨幹生合,雖眾謗群疑之際,亦必獲消,以虎欲生之,孰敢殺之?所謂虎勾生我,其力尤雄也。甲子日虎乘子,辛日虎乘醜,壬癸日虎乘申生幹尤吉。

占官,宜虎為用,主有威權;披刑帶煞尤美,所謂不刑不發也。

占訟,如虎蛇克幹凶,二將皆血光神也。虎逢空陷可解。

占行人、信息,以虎為准。初傳立至,中傳在途,末傳失約未來亦須看值旺與期,以白虎為道路神也。

占家宅,白虎乘寅加支為用,主有梁棟摧折之厄。

占宅墓,白虎入占,所臨之方有岩石、神廟。

虎入占,必干涉有服人;虎臨支,家有喪服入卯酉亦當同斷。

占天時,虎主大風,冬主嚴寒、冰雪,夏主霹靂、冰霰之災。

虎臨孟為仰視,兇惡之至。被太歲類神合之,寅午戌克之,為遭擒,可以免災。

太常:

太常,己未,土將,主禮樂、宴會、粟穀、田地,吉將也,數八,色黃。

在天為少府,雷部養物之雨、淑氣之風。

在人為太常卿,掌禮樂、糧儲、田地之官,近貴之人,媒保、婚姻。

在物為印綬、寶貨、衣冠、南帛、筵席、酒食、田園、羊、鷹、五穀,于祟為司命、新化鬼。

太常臨地盤子曰荷項子水旺,土囚,故曰荷項,醜曰受爵醜為明堂,飲至榮顯之地,故曰受爵,寅曰側目常欲親寅,反被寅克,莫可伊何,側目而已,未曰捧觴,申曰銜杯未為飲食,申為杯,二者皆喜慶之應,酉曰券書常生酉金,鋒刃成功,宜書左券,銘功獎勵之象,戌曰逆命戌刑太常,故曰逆命,亥曰徵召亥為天門,登天門故曰徵召,子寅戌不得地,其吉減矣。不臨地盤卯辰巳午。

太常為四時喜神,如生合日幹年命,凡占皆吉,沖克不吉。

常乘吉神生合,有婚姻之喜。

官占,武視太常,如得地得令臨日辰為用為印綬,若動必有遷轉之喜。

常為綬,河魁為印,如常為用,傳見河魁,主得兩重印綬。雖雲武占視太常,然太常為綬,文員占亦宜兼視。

元武:

元武,癸亥,水將,主陰私、盜賊、走失、遺亡,凶將也,數四,色黑。

在天為後將軍,雷部苦雨神。

在人為盜賊、*詐人、小人、女子、陰私、暗昧、淫泆之事。

在物為鱗甲、水蟲、豬豕、豆、女子、褻物。於祟為河神、廁神、溺死鬼。

元武臨地盤子曰入海子為海,入海有畏捕之心,醜曰升堂醜為堂,升堂無忌憚矣,申曰折足申本相生,因又相害,故曰折足,酉曰拔劍酉為敗地,盜賊欲敗,必生戾心,故曰拔劍,戌曰遭囚戌為獄克之,故曰遭囚,亥曰伏藏亥為本家,故曰伏藏,子申戌亥不得地,其兇殺矣。不臨地盤寅卯辰巳午未。

元武臨酉,兇惡之至。我必敗露,占詐偽事亦必敗露。

武位居極陰,為純陰之水,值四時之盡,當六甲之窮,入占無一吉徽。

武即龜也,性必靈警多智。

占盜賊,以元武為主星,武作脫氣日比者,小竊也。作日鬼並惡煞者,強盜也。武乘日財,為財去從賊,亦主失脫。

占家宅,如元武加支為用生合干支者,此小人女子到宅也。若作脫氣日比日鬼,則系盜賊到宅也。干支上下有克制者無妨,無克制者必遭竊劫。

武並風雨煞,亦主賊到。在船上占,大略相同。卯為舟,武乘卯有賊盜船。

占終身,元武臨命臨幹者,其人必非正經人,即或為印為財,亦必詭隨成事,或作穢生計,或得小人女子之助,或得贓私不正之財,元武為用亦如之。

占交易、貿易,武入占作脫氣日比,有失脫被騙之應。

武在江湖,主風雲亥子,在途主雨水申。

官占得昴星課,元武為用者,有囚犯越獄之應。

元武入占,原無吉征。或欲作偽行詐等事,卻要元武旺相臨日幹年命,為用,克制支上者為吉。反被支上克制地得不利。

太陰:

太陰,辛酉,金將。主陰私、蔽匿、成敗俱在暗中,有凶有吉之將也。數六,色黃白。

在天為御史大夫、中丞,雷部冰凍霜雪神。

在人為詞刑之官、嬪媵、婢妾、私門。

在物為珍寶、珠玉、金銀、贓私、暗昧之財、刀針、銳利之物、雉 雞、飛禽、小麥,于祟為灶神、女鬼、絕嗣鬼。

太陰臨地盤子曰簾子為房,垂簾得妾婦之正,醜曰乘侮醜為尊貴所居,臨醜主乘機侮慢,寅曰跌足臨寅克下取材,故曰跌足,主得財帛,未曰觀書未為長夏,氣近秋。太陰在未尚未得令,勤學而待也,申曰執政申為臨官,故曰執政,秉權行令之際也,酉曰閉戶酉為本位,又為自刑,故曰閉戶,戌曰被察,亥曰裸形戌與酉害,亥為脫鄉,故曰被察、裸形,酉戌亥不得地,吉凶皆減。不臨地盤卯辰己午。

酉為天地肅殺之氣,辛為萬物斷絕之日,故太陰陽地得令則正直無私,嚴重有威,總刑章憲,操天下之是非。失地失令,則蔽匿*邪之事起矣,陰氣太甚,事多蒙蔽,故太陰雖生合日幹年命,亦主暗中默助。若沖克,必於暗中為累。

占婢妾乙太陰為主星,如生合日幹年命者吉,如並咸池、桃花煞,此女必不正。

占宅墓,太陰入占,其臨方有佛寺或奇美好物。

占財,丙日得太陰,主進財,丙與辛合也。丙日見酉主進財,酉即太陰也。

占訟,太陰入占生幹,宜自首。

占盜,太陰入占難獲,酉為私門也。

太陰為陰人,凡入占多主干涉婦女事。

天后:

天后,壬子,水將,主恩澤、柔順、陰私,有凶有吉之將也,數九,色潔白。

在天為海神、江河神,雷部陰霧、霖雨神。

在人為後妃、彩女、貴家婦、淫婦。

在物為水族、鼠、蝠,於祟為河伯、溺死鬼。

天后臨地盤子曰守閨子本位,故曰守,醜曰偷窺醜貴官,後臨之,故曰偷窺,寅曰理髮寅為毛髮,後加生之,故曰理髮,卯曰臨門卯為私門,婦女臨之,*私之象,午曰伏枕午為後之胎神,伏枕,其孕而病乎?未曰沐浴未于時為夏,未于夏為浴盆煞,故曰沐浴,申曰修容申為容,又為後之生方,故曰修容,酉曰倚戶見卯注,戌曰搴帷戌克天后水,戌為奴,曰搴帷,非病即淫奔也,亥曰治事亥為臨官,故曰治事,醜卯午未酉戌不得地,吉凶皆減,不臨辰巳。

天后得地則清貞寧靜,高貴尊崇;失地則淫濫*邪,失其尊貴矣,以水性淫故也。
天后乘太歲為用,主恩赦。


天後生合日幹年命,官占得恩澤,常占主得陰私之助,或婦女之助。但性遲緩,不能迅速,如乘天驛二馬、旬丁,又主速也。

男占婚以天后為主星,如乘神與日幹年命生合者,必成。後克幹,女家不肯;幹克後,男女不顧。天后乘神就可察此女年貌性情。

天后乘馬,命見解神,主陰人離別,或死或去,陰神見元武,有暗昧不明事。見白虎疾病、死喪事,見天罡主墮胎。

神將二門羅列一切,原為推測人事物類而設,然臨占尚須按神將之互乘加臨之地,分時令、衰旺參變以揆之,庶幾有准。若漫執成說以談,百無一驗。

大六壬說約卷中:

分野:

子醜十二宮,上羅二十宿,下應五方四海。古法分十二國,六壬分各省、府、州、縣。然一宮之中,大者六七省,小者亦有數十府、州、縣,占事類神臨何宮,究不能指實臨于何地,則亦何取乎繁稱博引為也?今止摘其大略於後:

子自女二至危十一,古齊境,今山東之濟南等府、直隸之滄州等府、州、縣。

醜自鬥三至女一,古吳越也,今安征之安慶等府州、江蘇之江甯、蘇州等府州、江西南昌等府、浙江之杭州等府州、福建之福州等府州、廣東之廣州等府、廣西之梧州等府。

寅自尾三至鬥二,古燕地,今直隸順天、保定等府州、奉天等府州。

卯自氐一至尾二,古宋地,今山東之曹州等府州、河南歸德一府、江蘇徐州一府。

辰自軫十至氐初,古鄭境,今河南之開封等府州、安徽潁州一府。

巳自張十五度至軫九,古楚地,今湖北武昌等府、湖南長沙等府州、廣東韶州等府州、廣西桂林等府州、貴州思州等府。

午自柳十三至張十四,古周地,今河南等府州、湖北鄖州等州縣、陝西商州等州縣、貴州銅仁一府。

未自井八至柳二,古秦地,今陝西西安等府州、甘肅蘭州等府州、四川成都等府州、雲南之雲南等府州、貴州貴陽、遵義二府。

申自畢六至井七,古晉地,今山西太原等府州。

酉自婁三至畢五,古趙地,直隸正定等府州、山西大同、朔平二府、河南武昌等縣、山東之恩縣。

戌自奎一至婁二,古魯地,今山東兗州等府、安徽之泗州、江蘇之海州。

亥自危十二至奎初,古衛地,今河南衛輝等府、直隸大名府、山東東平等州縣。

以上占中國事,按宮推看。

子宮虛宿,有天壘城星,主北夷、仃伶、匈奴。

醜宮鬥宿,有狗國星,主鮮卑、烏桓、沃沮。

辰宮角宿,有南門星,主夷狄。

巳宮軫宿,有丘子星,翼宿有東甌星,皆主蠻夷。

午宮張宿有長垣星,主北裔。

申宮參宿有伐星,主鮮卑、北戎。

以上占外國事,但皆古國名,今則無一相同,且四海外國名甚多,似未可泥此應用。按方分視法為准,如亥為西北,子為正北之類。此法遐末天荒可蔔,近在百里之內,一室之中,皆一一可推,于簡至當也。

凡占遠處,或用分野分方,占近處,專按分方視之,俱以地盤為彼處。視地盤上神將以推吉凶。假如占彼處安危,地盤上見吉神吉將,自然平靜,否則有災難也。又如仕人占任所,官星、食神、二馬、天恩臨何處,即主蒞位何處。常人占趨向,長生、日德、印爻、青龍臨何處可往,何處行遊。占失脫、緝捕之類,神臨何處,宜向何處追尋。

分野分方二法,未可偏廢,如《左傳》梓慎之論宋饑,裨灶之論周楚二君將死,以分野定也。《易》坤卦“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小畜“自我西郊”、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升“南征吉”,以方言之也。

星宿:

亥:室火豬二星,凶,為帝君、祠廟、閣道。雷電星,主雷興蟄動。斧鉞星,主誅夷。

壁水狳二星,吉,為秘府、圖書、文章。霹靂星,主雷。雲雨星,主雨。

戌:奎木狼十六星,吉,為武庫、溝瀆、封豕。

婁金狗三星,吉。為興兵、聚眾。軍堠星,主兵。

酉:胃土雉三星,吉,為天倉、為商賈。天廩星,主積粟。大陵星,主陵墓。積水星,主水。積屍星,主死。

昴日雞七星,吉,為儒林、白衣、毛頭星。捲舌星、讒星,俱主讒。

畢月烏八星,凶,為雨、為邊兵、弋獵、游田。天關星,主邊塞。九游星,主邊軍。天潢星,主河梁、濟渡。

申:觜火猴三星,凶,為五穀、軍儲、葆旅、行商、虎首。

參水猿七星,吉,為斬艾、白虎。玉井星,主水災。軍井星,主行軍之井。

未:井木犴八星凶,為水事、行舟。諸侯星,主為天子、議擻。老人星、丈人星,皆主壽考。水府星主泛滿。四瀆星主江淮河漢。

鬼金羊四星吉,為疾病、死亡、妖孽、淫辭。積屍氣主死喪。煥星主烽火。

午:柳土獐八星吉,為倉庫、飲食、酒醋、果、血、草木、鳥汪。酒星主酒。

星日馬七星吉,為後妃、丞相、賢士、吉事、非橫事。天相星主輔佐天子。軒轅星主雷雨。稷星主農事。

張月鹿六星吉,為太廟、廚、觴客、分離。天廟星,主天子祖廟。長垣星,主界域。

巳:翼火蛇,二十二星凶,為文籍、遠客、羽翮。

軫水蚓四星吉,為車、為風。

辰:角木蛟二星凶,為威信、將賊。進賢星,主公卿、薦賢。周輅星,主國家神器、運祈。平星,主廷尉、刑獄。衡星,主陳兵。

亢金龍四星吉,為天玉、帝廷、疾蠱毒。折威星,主斬殺。頓頑星為考察、囚犯情偽。

卯:氐土貉四星吉,為疫。

房日免四星吉,為府、為政令、為天駟。罰星,主皮、金、贖罪。雨鹹星,主淫泆。

心月狐三星吉,中星為天子,前星為太子,後星為庶子。積卒星,主軍士。

寅:尾火虎七星凶,為盜賊、為不和。天江星,主水,亦主關道。魚子星,主水旱,亦主魚。

箕水豹四星凶,為風、公訟、口舌、敖客。木杵星,主豐歉。

醜:鬥木獬六星凶,為宰相、貴人、賢人、科名、廟。建星,主謀事。建上星,主列肆。天淵星,主海中魚鱉,亦主小旱。

牛六星,金牛凶,為僧道、犧牲。羅堰星,主蓄水。

子:女土蝠四星凶,為巧藝、淫亂。天津星,主關梁,又主水。扶筐星,主蠶事。
虎日鼠二星凶,為塚宰、死喪、哭泣。司祿星,主爵祿。司危星,主驕泆。司非星,主愆過。哭泣星,主號哭。敗臼星,主儀兵。


危月燕三星凶,為蓋屋。蓋屋星,主天子宮室。虛梁星,主園寢。墳墓星,主喪葬。天錢星,主財帛。杵星,主豐歉。

北斗七星:

非鬥牛之鬥,亦非角亢。自來壬家俱以辰為北斗,並雲辰為鬥杓,戌為鬥口,未知何所見而雲然。

歲星二十星:

即五星中木星所在,不可伐,為行兵之要占。木星十二年一周天,故藉以為歲星,其實歲星為十二支行年之星,非木星也。

愛圅按:鬥杓即北斗中之斗柄,赤道在辰宮,故辰為鬥杓也。鬥口在其沖,故取戌為鬥口耳。至於歲星止一星,西人以遠鏡測之,其旁尚有四小星,今雲歲星二十星,不知何據。

星煞:

歲煞:

太歲,甲子年見甲子,乙丑年見乙丑之類。餘年仿此。統制歲內吉凶諸星煞,乃人君之象,入占生幹吉,克幹凶。止見歲幹或止見歲支者,勿作太歲看。





 歲干  注解
歲德 陽年即歲幹,陰年歲幹之合,
入占福集殃消。
歲德合 歲德之合,入占與歲德同。
天廷 歲幹祿位後一辰,是主事幹朝廷。

 








歲支  酉 注解
歲合 歲支之合辰,凡占皆吉。
歲破 歲支之沖辰,凡占皆凶。
歲刑 歲支之刑辰,主刑傷,
病訟最忌。
劫煞 歲三合上之前一辰,
凡占皆凶。
災煞 凡占皆凶。
歲煞 凡占皆凶,劫煞、災煞、
歲煞名曰三煞。
大煞 歲三合之仲辰為歲內旺氣,
生幹吉,克幹凶。
大將軍 主征伐。
破碎 主破壞,凡事難成。
病符 占病克干支年命者死。
喪門 喪吊俱到克幹克支者,方以
喪服論,否則不作喪吊看。
吊客